首页

书库

排行

原创

出版

书架

账户

充值

冥婚:妃子不从君,君奈我何?
简介

当今天下,群雄逐鹿,诸侯争霸,硝烟四起,战争和死亡,流血和牺牲每时每刻都在不同地方上演。死亡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如此平常。只是,今日战死马上的少年,身份不同凡响,他的死亡所引起的后果,自然也非同一般。死者乃怀远大将军的独子,年仅十六岁的祁碂卫。当沉重的大红棺木由北地运送回将军府时,将军夫人早已哭瞎双眼,扶着大红棺木,跪在堂屋之中,苦苦泣求大将军,为自己战死沙场的儿子寻两名侍女殉葬,以免儿子在黄泉路上独身孤寒。老将军面容凝肃,沉痛不已。他这一生南征北战,双手不知沾染多少鲜血,向来自诩常胜将军,为了圣上的一统大业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老来得子,祁碂卫的能征善战亦是他的骄傲。孰料,这次的山谷恶战里,十六岁的儿子祁碂卫为了保护他,竟从马上飞身跃起,替他挡下了那支毒箭,英年早逝。每每想到这里,老将军坚硬如铁的心也忍不住阵阵抽痛。奈何,当今圣上为了安抚人心,治下严明,朝纲法令严谨肃穆,其中有一条,便是严令禁止朝中重臣死后用活人殉葬。即使只是找两名侍女殉葬,谁知会不会被有心人加以利用,传到圣上耳朵里?此战乃将军四十年来首次败仗,已引发圣上不满,若儿子丧事用活人殉葬,传至天下,圣上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口碑被毁,届时,圣上是铁面无私处罚自己,还是为了前线战事饶恕自己?老将军不敢多想,更不敢用此事试探圣上对自己的宠信。尽管,他也很希望能为儿子寻侍女殉葬,却开不了口。一旁的军师看出老将军的矛盾心理,素来足智多谋的他略一沉吟,拱手道:“夫人爱子心切,在下深感将军与夫人之痛,倒有一计,不知可否一用?”“讲。”军师挥手驱走大堂内所有侍卫,大厅内只剩老将军夫妇,军师轻声启道:“听闻夫人当年得子之时,已为少爷定下一门娃娃亲,可有此事?”老将军点头。当年将军儿子年仅三岁,将军夫人的一名远方表姐刚刚诞下女儿,全家来投奔府上,将军夫人喜爱那小女娃儿的粉雕玉砌,谈笑间便订下了娃娃亲。小女娃及其父母在将军府中,一直住到八岁,直到其父后经商去了外地,全家搬走,才断了联系,已多年杳无音讯。军师诡秘的说:“圣上虽不许殉葬,却可以行冥婚之礼。少爷今年十六,那小女娃也十三岁了,若是将军能派人寻到她,并且小女娃恰好死了,岂不是可以成就一段幽冥佳话?”老将军闻言来回踱步,将军夫人一震,聪慧如她,立刻听出了军师的言外之意。想起林倩的可爱模样,顿时惊呼道:“不可!老爷,倩倩她……毕竟是我的亲外甥女啊!”老将军转头,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夫人,他与夫人鹣鲽情深,向来夫唱妇随,这是第一次产生异议。老将军沉默半响,终究是挂念儿子黄泉路上孤单寂寞,沉声道:“夫人,难道你愿意看着碂卫死后孤孤单单的上路?”将军夫人疼爱那可爱乖巧的外甥女,但转头看看大红棺木里尸骨未寒的儿子,终究是爱子心切。将军夫人明眸蓄泪,摇摇头,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。老将军朝军师轻轻点头,示意这件事交给他去办。茫茫人海,寻人不易。但倾一军之力,寻一名普通商人却是易如反掌。七日之后,桃花镇上。正是草长莺飞、春暖花开的时刻。十三岁的林倩,穿着一袭粉色儒裙,衬得她的肌肤皎若银月。右手挎着一篮桃花,欢蹦乱跳的回到家,甜甜的唤了一声:“爹,娘,我回来了。”林倩兴冲冲的跑到堂屋里,立刻发现屋内的气氛冷冰冰的。爹娘坐在八仙桌的两旁,堂屋下面分别坐着四个古怪异常的中年男子,正挑剔的打量着自己。林倩快步走到娘亲身边,小声的问:“娘,他们是谁?”林夫人心中一痛,面上却是慈爱的微笑,拉着林倩站在自己怀中,轻抚女儿凌乱的发丝,笑道:“倩儿,他们是你舅妈府上派来的客人,你还记得你表哥吗?”“表哥……是说碂卫哥哥吗?”林倩听着母妃的话,璀璨的眼睛更加明亮,少女粉腮含羞,艳若桃花的娇声道:“倩儿好多年没看到碂卫哥哥,还以为他已忘了我呢。”小时候,她一直随着父母住在表哥家里,跟着表哥厮混到八岁,少女的心早已被俘获。碂卫哥哥曾经说过,待自己芳龄十六到杏嫁之期,他会娶自己为妻,且一世不生二心。少女早已下了非卿不嫁的决心,可这几年家里与表哥家相隔甚远,无甚联络,少女只知道哥哥已经成为天下百姓口中夸赞的少年儿郎,哪敢主动提及自己的心事?下方为首的军师冷眼瞧着林倩的神情,便知少女早已芳心暗许,当下不免觉得自己是成人之美,遂高声道:“碂卫少爷……不幸去了。”一言既出,如同惊雷,少女呆立原地,瞠目结舌,不敢置信的杏眼圆瞪,恼怒骂道:“你胡说!娘亲,这人好生讨厌,把他赶走!”“胡闹!”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家主人,此刻终于重重的一拍桌子,常年经商,自是有当机立断的敏锐头脑。转过头,双目慈爱而不舍的看着爱女,轻声道:“倩儿,你表哥,他确实……在军中不幸亡故了。”林倩右手中的花篮怦然落地,粉色花瓣翩翩飘落,犹如一地碎了的心。少女握紧了拳头,双眼中喷出愤恨的火光,咬牙怒目道:“我不信!不信,你们全都是骗人!娘亲,爹和他们合伙骗我,是不是?”虽如此说着,少女乌黑明亮的大眼珠中,却流下了两行清泪。林夫人心头酸涩不已,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部,喃声安慰道:“倩儿乖,倩儿不伤心,别哭……”后头的那句话,却是哽咽在喉咙里,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。林老爷自然也开不了口,看着妻女伤心模样,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偷偷拭泪。只是,这眼泪自然不是为了那死去的外甥,却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命运担忧。军师见状,不得不清咳一声,缓缓道:“倩倩姑娘,你与少爷早有婚约,如今少爷既已先逝,你当恪守妇道,追随而去。某这次来,便是带着将军与夫人的聘礼而来,下聘之后,望两家可结百年之好,你与少爷亦可在黄泉地府再续前缘。”林倩闻言,瘦小娇弱的身子再次一震,泪如雨下,却不知是伤心还是恐惧,说不出话来。军师紧盯着少女的双眸,补充一句:“若姑娘不愿殉情追随少爷,吾等只好奉命行事……将您,与您的父母,一同以通敌叛国之罪,打入死牢。望姑娘好生斟酌,某等暂且告辞,明日即带聘礼来。”军师与三名士兵离开林府,而林家早已一片哀戚,哭声连天。林倩在愤怒过后,更多的是伤心。想到昔日总是护着自己的表哥,心下便一阵阵没来由的痛楚,只觉生亦何欢,死亦何惧。她此刻倒像个小大人似的,拍着母妃的背部,安抚父母道:“爹爹,娘亲,别怕。倩儿不孝,心念表哥情深意重,表哥既已离开,倩儿此生绝无再嫁之心。望爹爹和娘亲成全。”林倩说着,扑通一声长跪不起。林氏夫妇大惊,林老爷震怒不已,伤心之下指着夫人怒骂:“都怪你,当年好好的订什么娃娃亲,如今该如何是好!”林夫人哭着跪下去拉女儿起来,泣不成声道:“倩儿,你怕连累爹娘是吗?是娘亲对不起你,是娘亲害了你,娘亲明日便带你去见你舅母,你舅母向来疼你,或许念在往日情分上饶过我们也未可知。”林倩却是摇头拒绝,看着母妃,明亮双目中透出坚毅之色,平静道:“娘亲,倩儿与表哥早已私定终身,今生不能做夫妻,做鬼也要在一起,求娘亲和爹爹成全!”林倩说完,跪在地上,向着父母重重的叩下了三个响头。是夜,林倩穿着自己连夜赶做的大红喜服,描眉画眼之后,一抹白绫,悬梁自尽。林氏夫妇纵然伤心气愤,然木已成舟,只得接受军师带来的聘礼,一路送女儿出嫁到将军府。大红棺木里躺着穿喜服的林倩,棺盖上束着大红花,由八名士兵穿着大红衣服抬起棺木,唢呐吹打手在前方奏响喜乐,花红纸钱一路送到将军府大厅之中。冥婚夫妇的成亲仪式,虽与活人不同,但区别也不大。由军师担任鬼媒,鸣炮奏乐之后,有士兵将新婚夫妇抬起来,新人披红戴花,士兵扶着两具尸体拜过天地之后拜父母,夫妇对拜,送入洞房则是直接安置到双人棺木里面。最后,便是媒人祝言。军师斟了一杯酒,分别倒入新婚夫妇嘴里,虔诚祝福道:“愿祁碂卫少爷与林倩小姐结为百年之好,九生十世,甘苦与共,同生共死,永不分离!”没有人知道军师为何会说出这么奇怪的祝福语,也没有人在意。老将军夫妇为儿子九泉之下终于有伴而稍感安慰,将军夫人扶着棺木,哀痛吩咐道:“碂卫,黄泉路上,与你表妹相互照应着,不可再像从前那般欺负她了!”时光荏苒,斗转星移。谁又知道,当年那对冥婚夫妇转世投胎之后的命运如何呢?

捧场总数(0) 我要捧场

最新捧场 查看所有记录
评论(0) 发帖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5张
  • 10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5
  • 10

结算:

0

起舞币 (剩余0起舞币余额不足?点击充值

取消冥婚:妃子不从君,君奈我何?发布

0/100

更多评论